English
必赢娱乐官网

阿兰·库明斯(英国皇家美术学院副院长)讲话

发布日期: 编辑: 来源:

    2009年10月20日适逢bwin1177建校60周年盛典,在bwin1177美术馆二楼隆重举行了“中外美术学院院长论坛”。参加论坛的有来自中国、英国、法国、比利时、美国、德国、保加利亚、澳大利亚等国三十余所知名美术学院的院长,参会代表结合全球化背景下的美术教育现状,就各自的教育理念和办学经验进行了论坛。bwin1177院长王胜利教授首先做了主题发言,会议由bwin1177副院长郭线庐教授主持。bwin1177党委书记王拴才、bwin1177学术委员会全体成员、师生代表、资讯媒体代表等近二百人列席了会议。

    现将此次会议发言纪要整理如下,已飨中国美术教育事业的关心者。 

 

    阿兰·库明斯(英国皇家美术学院副院长):谢谢院长和美院邀请我来参与这样一个重要的讨论,我感觉到大家面临这样的一个问题,就好像是由全球化所带来的一个挑战,一个在当前全球化背景下所面临的挑战。

    有关艺术、设计甚至工艺在不同学问背景下都有它相对模糊不同的定义,我假定以大家所谈的艺术教育、艺术和设计两个部分,在全球化的背景下,每个艺术和设计学院都有不同的状况和解答。比如以英国为例,在全球化背景之下,大家也是一个多元的、多种族的社会,因此它不再是一种面向于中层白人阶层的设计格局,国家的优先、国情的优先对于大家来说就是全球化的优先。

    面对全球化课题的反映,在于大家从什么样的角度来面对这个问题,像刚才盖达教授所提到的问题,这是来自于一个西方的城市环境,还有一些从其他背景之下所提出来的另外一些问题。我想先容一下大家学校,大家学校只是招收研究生,学校没有别的学生,大家学校的研究生仅仅只是美术和设计专业。大家没有本科生,但是大家有相当数量的国际学生,国外学生大概有50%,另外50%是英国学生。今年大家有来自46个不同国家的学生,大约75%的学生都是在设计的学科之下,而没有在纯美术的学科之下。大家也很荣幸这些具备很强竞争力的学生来到大家学院,有些专业大概25个人中间只有一个人能够被录取,这就意味着大家可以从中选出最聪明、最有创意和最进取的学生,从全球范围内选取。从大家的统计数字来看,在毕业五年之后,大约90%的毕业生仍旧从事艺术行业,这就证明大家所提供的这样一种研究生阶段的教育能够保证让学生在毕业之后进入到艺术的生存领域之中施展他们的才华。

    刚才是从学院的角度来谈,下来我谈一些自身的观点。我是英国二战后50到60年代的这一代人,这是一个充满了乌托邦理想的时代,大家看到科学和技术带来的光明未来,通过技术和企业的发展、福利体系达到这个目标。在我60年代进入大学的时候,我的人生目标就是能够参与到新的塑料设计和新的人工合成材料设计当中,并且变得有钱,在2009年来看当时的想法是很可笑的,现在又怎么样呢?

    全球化造成了这样一个后果,重新分配生产和服务的资源,在英国制造业已经完全的消亡,都被转移到中国和世界上其他地方,只剩下金融业和创意业。当然我想学生可以处理好这样一个问题,他们能够在英国设计,同时能够在世界的其他地方实现他们的作品(批量生产),当然这些问题都属于管理层的问题。但是还有一种全球化问题,就是一种全球性的全面信息爆炸,与它相伴的是一种全面的信息不对称、不完全、不精确。比如像纽约华尔街金融业的贪婪会造成对全球金融业的冲击和伤害,同样我可以举出相同例子,有关全球化的健康、全球化的卫生、全球化的信息以及其他。就像刚才托尼教授所提到的目前存在的普遍不安、焦虑,存在于大家的学生和儿孙们当中。在考虑到大家所面对的世界未来状况时,很多人失去了对科学和技术的信心,失去了对金融业的信心,失去了对政府的信心,他们在个人和企业层面都看到了贪婪与自私。

    但是从根本上讲大家试图在世界上达到一种不同,做一些变化,大家相信这些是能够通过想象,通过创意,通过学生的勤奋和努力而实现。大家相信每一个学生都会被当做一个独立的个体来看,而能够最大限度的发挥它的创意和潜力,就是要通过强调他的个性来实现。目前大家应该对这些问题展开讨论和争辩,但不应该去强迫和强制学生朝向固定的方向努力,而应该让他们有更多的选择。创意最成功的学生可以同时为不同的地方设计产品,可以为香港设计产品,也可以为英国设计产品。我想每个艺术家应该自由的选择他所愿意涉足入的各个方面,有些人会很深的卷入到政治和生活层面,而有些人可能压根儿就对此不感兴趣。

    我想对于新一代的学生,没有必要强制他们做某些事情,他们比前人更关注一些环境问题和污染问题。大家现在每一个讨论到未来世界变化的场合或圆桌会议上,有科学家、工程师、政客,但是唯独缺少设计师,设计师和艺术家不只是会带去创意和想象,同时带去的是以人为本、以人为中心、以环境为中心的思路。他们能够在人和技术、人和商业之间,带来这种人文界面。

    当然对于大家的艺术院校来说要继续大家的教学目的,培养更多带有独立性的艺术家和设计家。但在此之前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也就是大家要有能力把这些人送到真正决策和管理的高层,把他们送到会议桌上去做决策。所以现在艺术学院的功能不仅仅是简单的教学生考虑怎么去设计产品、制造产品,而是要考虑到整个的产业链、整个的系统。假如这个学生要去设计一个自动提款机的话,他将要考虑到整个银行的金融系统;要为医院设计一个产品,不仅仅是设计一个独立的产品,而是要考虑整个医院的核心系统和运营系统。所以在未来的世界当中大家的合作团队是一个跨学科的,设计家和艺术家在这个团队中不应该是简单的作为一个参与者,而应该成为主导者和决策者。在大家学校将来的教学理念当中,不只是要有一些设计的理念、设计的观念,还要涉及到方法论问题、研究的方法问题,并把所有的这些方法论、设计理论贯彻到工程学的领域当中。

大家有一个很有趣的项目叫做“设计伦敦”,让学生去设计伦敦的艺术学院,同时让技术专业的学生也来参与,最终的目的就是通过这样的设计得到更完美、更美好的世界。我相信这个目标是可以能够达到的。

 

    (以上文字由王陆健根据录音速记资料整理,未经发言者本人核对。)

上一条:何洁(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副院长)讲话
下一条:黄启明(广州美术学院副院长)讲话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